尽管钢铁、煤炭行业的去产能意见已经发布,一些已经形成方案的地方提出的去产能目标累计总量可观

然而,有趣的是,从目前已提交国务院的地方去产能方案来看,各地政府所下的“力气”远超国家预期。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一些已经形成方案的地方提出的去产能目标累计总量可观,上述8省的煤炭去产能目标已经占到了国家计划的90%,“如果31个省市数字加起来肯定是超过国家的,甚至翻番”。

而根据目前政策的发布节奏,两行业去产能的意见已经发布,但没有按比例分配各省指标,还需等汇总地方意见后出台实施性的细则。

这37家公司中位于上述八省份的有21家,占到一半以上。其中又以山西省最多,共有12家。

国家提出的去产能目标是:煤炭、钢铁行业未来3年至5年内分别压缩产能5亿吨左右和1亿-1.5亿吨。不过,上证报记者梳理各省去产能目标发现,钢铁第一大省河北一个省压减的钢铁产能就达1亿吨,而晋陕蒙三大煤炭主产区要化解的煤炭产能已经接近4.8亿吨,如果再算上其他省份,地方压减力度远超国家预期。 近期,各地纷纷签订煤炭、钢铁去产能目标责任书,向国务院立下“军令状”。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工作也全面进入实施阶段。 国家提出的去产能目标是:煤炭、钢铁行业未来3年至5年内分别压缩产能5亿吨左右和1亿-1.5亿吨。不过,上证报记者梳理各省去产能目标发现,钢铁第一大省河北一个省压减的钢铁产能就达1亿吨,而晋陕蒙三大煤炭主产区要化解的煤炭产能已经接近4.8亿吨,如果再算上其他省份,地方压减力度远超国家预期。 分析人士指出,在供给侧改革大背景下,地方积极定指标去产能是大势所趋。目前部分过剩产能在创造就业和利税方面已经很难有所贡献,甚至反过来成为地方的“包袱”,地方政府有动机去产能。 此外,中央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对地方来说既是“诱惑”又是激励。一位部委官员对记者直言,地方上报的目标比较多,可能与争取国家的政策补贴有关。 “冲动”与“决心” 未来3年至5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1亿-1.5亿吨、煤炭过剩产能5亿吨左右,这是今年2月国务院6号文和7号文分别给出的钢铁、煤炭去产能的目标。 作为对接落实,各地近期相继制定了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施方案,明确了“十三五”期间的总体安排,拟定了分年度的产能压减或退出计划。 山东省在实施方案中明确,3年内钢铁、煤炭产能将分别压减1000万吨、4500万吨,5年内近六成煤矿将退出。贵州则计划用3年至5年时间压缩煤矿规模7000万吨左右。 一些能源大省压减规模更大。山西计划到2020年压减煤炭产能2.58亿吨;内蒙古提出力争用3年到5年时间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1.79亿吨;陕西重新核定煤炭产能,拟减少过剩产能4006万吨。 钢铁第一大省河北提出的目标是到2020年钢铁产能要压减到2亿吨以内,这也就意味着5年内要压缩1亿吨产能,有六成的钢铁企业要被关闭、整合。 从各地提出的具体指标来看,仅几个煤炭钢铁主产区提出的目标就基本上可以满足国家去产能目标额度,如果把各个省份的任务目标汇总,数字会大大超过国家预期目标。 在供给侧改革大背景下,地方去产能的决心很大。据了解,地方去产能的目标并不是简单地提出即可,而是要签订目标责任书,向国务院立下“军令状”,并且要把任务目标分解到有关地方和企业,开出具体时间表。 “包袱”与“动机” 对于地方上报的去产能目标比较多,一位部委官员直言,“可能和争取国家的政策补贴有关。”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在化解过剩产能方面,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5月10日,财政部发布《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对于5年共计1000亿元的钢铁煤炭化解产能配套资金如何分配和使用有了具体的说法。 一周之后,财政部再发通知,中央财政拨付2016年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276.43亿元。已拨付资金主要根据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审定的地方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任务量和需安置职工人数等基础数据和地方财政部门的申请支出。 此外,财政部还表示,本年度结束后,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部际联席会议将对各地区钢铁、煤炭去产能和职工安置有关情况进行核查,中央财政将对超额完成目标任务量的地方,按基础奖补资金的一定系数给予梯级奖补资金。 上述激励政策是地方积极申报的原因之一。不过,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央相关预算及政策规模有限,不是地方所有上报的都能纳入去产能计划,中央会在地方上报的基础上有选择的纳入去产能计划来逐步推进。” 据了解,目前国家已经展开去产能首轮试点,钢铁首批试点包括山东、山西、河北以及国资委旗下多家央企,煤炭则包括黑龙江、山西、陕西以及国资委旗下多家央企。 事实上,除激励政策外,地方去产能更多还是借国家力推供给侧改革的契机实现经济转型升级。 贵州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黄勇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前些年很多地方以能源为主来发展特色产业,比如内蒙古、贵州、山西等地。但从2012年开始,这些产业从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力变为拖累经济增长的负能量,因此地方对去产能很迫切。 分析师也认为,目前部分过剩及落后淘汰产能在创造就业和利税方面已经很难有所贡献,甚至反过来成为地方的包袱,地方政府当然是有动机去竭力去产能。

由此不难看出,地方政府的动机十分明显——争取政策,希望方案报早一点能够争取更多的支持。

煤炭行业的数字更为悲观。报告期内,A股煤炭行业37家上市公司中仅2家公司营业总收入正增长,仅3家净利润正增长,92%的煤炭行业上市公司亏损。其中,亏损额最大的是山西煤业,2015年前三季度巨亏14亿。

“合肥的国有企业比较多,而且效益比较好。但是其他没有什么国有企业或者比较少的县市,职工又不愿意离开国企进入社会工作的,难度就比较大了。”当地专家说。

无论答案如何,将来具体政策分配落在实处之时,中央政府务必要慎之又慎。

今年年初,马钢公司通过了职工安置分流方案,近5000名职工得到安置,由合肥市一力承当。

地方积极上报方案表态

在我国,中央政府提出政策,地方政府一拥而上争取补贴绝非新鲜事。而且,事前多报,事后挪用的事也不少。那么,这就引出疑问——为何会报出如此之高的煤炭去产能目标?是中央预估不足,还是地方上报存在水分?此次地方政府所上报的过剩产能属于绝对过剩,还是结构性的相对过剩? 未来中央对地方的政策性支持是否应加大力度,加大力度后应如何事中监管?

现在这八个省的煤炭去产能目标已经占到了国家计划的90%,上述人士说,如果31个省市数字加起来肯定是超过国家的,甚至翻番。

分地域来看,这53家上市公司中就有16家位于上述八省份,占到了全国的30%。

相较之前部分地方政府私自补助或无所作为的现象,上述八省政府的态度值得称赞。但是,其动机却值得探讨。尽管钢铁、煤炭行业的去产能意见已经发布,具体任务却尚未分配给各省,实施性的细则尚待中央汇总地方意见后方能发布。而上述八省已经上报的方案中,主要内容即为五年计划压缩产能总量、大的企业分解到的数量、职工分流数量,以及期望的税收政策和金融政策等。

分地域来看,这53家上市公司中就有16家位于上述八省份,占到了全国的3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煤炭、钢铁行业上市公司报表(以2015年三季度报为依据)发现,A股53家钢铁行业上市公司中仅4家公司报告期内营业总收入呈现正增长,其中仅22家净利润为正,也就是说将近60%的钢铁行业上市公司亏损。

图片 1

上述两个方面,一为财力,二为人员,是当前去产能中普遍认为比较棘手的问题。安徽部分地区如此,山西如此,东北更是如此。

淮南等地的难处,是各地资源型城市去产能困境中的一个缩影。一方面,一些地市作为“钢城”或“煤都”,一产独大乃至一企独大的结构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而在这些企业的巨亏之下,地方经济发展受到拖累,财政贫弱,化解过剩产能决心很大,能力不足;另一方面,资源型国企独大挤占了其他企业生存发展空间,造成大量的过剩产能人员找不到安置的出口。

实际上,中央政府早已就“对地方去产能进行扶持”做出了表态。此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公开表示,中央设立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筹集的化解过剩产能资金进行补助。另有工信部内部人士称,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规模首期可能为300亿元。不过,同去产能任务一样,具体的分派方式仍未露出水面。

合肥的国有企业比较多,而且效益比较好。但是其他没有什么国有企业或者比较少的县市,职工又不愿意离开国企进入社会工作的,难度就比较大了。当地专家说。

如钢铁行业净利润增速为正的9家公司中,除山东钢铁(行情600022,买入)、凌钢股份(行情600231,买入)外,营业总收入不超过20亿。煤炭行业3家净利润增速为正的公司,兰花创科、宝泰隆(行情601011,买入)、永泰能源(行情600157,买入),也无一不是中小规模企业。

地方政府终于迈出了去产能的第一步。

作为曾经的亏损王,马钢股份2012年曾创下巨亏38亿元的纪录,而在2013、2014年实现短暂的盈亏平衡后,今年年初马钢股份发布2015年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5年净利润亏损48.2亿元。而实际的情况是,最终报表显示亏损51亿。

“现在这八个省的煤炭去产能目标已经占到了国家计划的90%,”上述人士说,“如果31个省市数字加起来肯定是超过国家的,甚至翻番。”

据悉,全国第一批省级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方案已经上报至国务院有关部门,其中包括安徽、河北、山西、贵州、吉林、辽宁、山东、河南8个省。今年春节前,国务院发布两行业去产能意见,明确要求钢铁、煤炭行业3-5年内各压缩产能1亿-1.5亿吨和5亿吨左右。去产能可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最为重要的任务,以上情形说明中央和地方在这一层面已达成共识。

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第一要务,去产能已经形成国家和地方层面的全面共识。今年春节前国务院发布两行业去产能意见,明确要求钢铁、煤炭行业3-5年内各压缩产能1亿-1.5亿吨和5亿吨左右。有意思的是,此次去产能大战中,地方力度似乎远超国家预期,一些已经形成方案的地方提出的去产能目标累计总量可观。

“大家都认识到我们的产能是绝对过剩,而不是结构性的相对过剩。”地方政府智囊部门官员表示。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尽管钢铁、煤炭行业的去产能意见已经发布,一些已经形成方案的地方提出的去产能目标累计总量可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